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正文卷第379章火爆的庄义生 陈鱼落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最新章节列表

   https://www.xs1002.com/biquge42/306570/ 第379章

    在俗世间,炼体阶段的修行者是常见的,炼气阶段就算得上高手,但炼灵阶段平常就难遇见了。

    而炼灵阶段的修行者,在三圣地只能算中等高手,算不得顶尖层次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家如此忌惮破军门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未必只是恐吓,他是能做到让得罪他们的人亡国亡家。

    庄义生也未尝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有些气,他忍不了。

    让他如叶蓝等人一般装孙子,他是做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庄义生顿了顿:“那就都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:“杀我,你也配,你算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庄义生抬起剑,从柳梦的后背刺入,正对着心脏位置。

    柳梦已感觉到死亡的恐惧,她活跃在蛮荒之地,可是没少杀人,但死亡轮到她身上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她口中发出呜呜的声响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张横的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,怎么,还真有人敢冲破军门动手。

    庄义生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一剑捅破了柳梦的心脏,趁着张横发愣的功夫,一剑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唐小霜等人还不明白状况,看到庄义生诛杀柳梦,恨不得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而叶蓝三人立在一旁,脸都要吓白了。

    庄义生究竟在干什么,连破军门的人都敢杀,他是疯了不成。

    这要是破军门追究起来,他们三个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看,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赶紧跑吧。

    别愣着了。

    再不跑就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三人转身就跑,速度蹭蹭地,至于身后发生什么事,他们完全不关心,也不敢关心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庄义生一剑刺向张横,张横道一声找死,一掌拍了过去,要将庄义生拍成肉泥。

    这一掌拍了个空。

    庄义生在空中忽然转向,这一剑刺向了旁边钱文协。

    钱文协也不是白给的,他早就防备着庄义生,这种把戏在蛮荒之地只能算小手段。

    他拔出剑就要还击,他很重视敌人,柳梦犯过的错误他不会再犯。

    可就在集中精神关注庄义生的刹那,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杀机。

    埋伏的修罗虎伶俐地扑上来,在他背心扑上两爪,撕裂般的剧痛传来,他回剑向身后斩去。

    风火鹅扇动着翅膀从天而降,一翅扇火,一翅扇风,风火齐至,向他面门扑过来。

    两只灵兽已经与庄义生签订契约,与他心意相通,庄义生早就料到会动手,所以提前让它们埋伏好。

    现在埋伏启动,杀机到了。

    被风火鹅偷袭的刹那,钱文协的视线被遮挡,同一时间,庄义生的剑到了。

    又快又冷的安静之剑,刺入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修行者纵有超越常人许多的神通,但心脏被刺穿,一样会凉的。

    钱文协身体噗通一声倒地。

    张横直接惊了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个了,都是短暂交手,电光火石间便被杀。

    都说破军门行事作风火爆,但庄义生显然更火爆些。

    祖彦操等人也愣了。

    庄义生平常不这样啊,这是咋了,难道说剃了光头,他也变厉害了不成。

    张横则是又惊又怒,破军门本身也是等级森严,自己带来两名弟子历练,结果却双双毙命,自己回到门内,也要被严惩。

    除非,亲手把杀人的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死,一个也别想活!”

    他狂吼着,双臂摊开,手中多了一柄犬齿重剑,剑锋挂着倒刺,显然是件凶恶的武器。

    离得很远,已能感受到那强横的气息,炼灵阶段的高手,绝对不是白给的。

    “动手呐。”

    庄义生吼道:“杀不死他,咱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唐小霜等十几人这才回过神来,他们从小养尊处优,也做过欺负人的事,但杀人这种事距离他们还是蛮遥远的。

    但今天的场景,却逼得他们不得不长大。

    好在杀人这种事,想学起来也很快。

    庄义生要他们动手,那就一起动手。

    祖彦操挺身而出,勉强抵挡住了张横,其他人施展手段,将攻击狠狠砸在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修罗虎和风火鹅两个,也在一旁卖力气,经过这段时间的成长,他们已经拥有一定的实战能力。

    砰砰砰砸在张横身上,显出肉眼可见的灵气波动。

    “快些啊,我快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祖彦操大吼,他这种非战斗职业,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极其不易。

    庄义生也不敢离张横太近,他忽然灵机一动,开始在远处用异火砸。

    梅花火,石心火,鹿头火,白骨火……

    一连十二种异火,轮番攻击。

    祖彦操有些愣,普通人拥有一种异火,已经极为不易,庄义生咋这么多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,究竟有啥奇遇。

    张横也有些懵逼,庄义生所展现的手段,远超普通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为祖彦操争取了时间,但也没有争取太久,张横一掌将他拍飞,祖彦操噗通一声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身上气息爆发,手提犬齿重剑,宛若一尊邪神。

    森林中掀起一阵狂风,众人被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!”

    “我改注意了,我不会让你们痛快死去,要让你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死,都得给我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感觉到了张横的可怕,大家全力出手,竟然都没能制住他。

    当真是隔境如隔山。

    庄义生也有些慌,他没有料到,张横这么豪横,自己杀秦笑来的时候,似乎挺简单的啊。

    “零号,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庄义生急忙求助零号,让它帮忙运算出一个杀死张横的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张横不死,大家就都要死。

    庄义生忽然向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喝一声,跨步就追。所有人都可以走,唯独你不能走,我非要将你千刀万剐不可。

    他已跨出七步,眼看庄义生就要陷入他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剑光从天而降,照着他天灵盖刺来。

    张横几乎是下意识抬起头来。只见一白衣女子手持长剑,斩向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慌张间用剑遮挡,但对方的剑法很灵,绕开之后,直接在他脸上划开一道口子。